广播剧《听党指挥》创作谈

因感动而作,为感悟而歌

——广播剧《听党指挥》创作谈

文/陈冠军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我非常认可也素来遵循这一古训。创作《听党指挥》这部广播剧,我就是缘于这个观点和奉行的这一原则。

5集广播剧《听党指挥》讲述的是共和国元帅彭德怀的传奇故事。对于彭德怀,人们并不陌生,毛泽东赠给彭德怀的那首“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的名诗,不少人能够背诵。许多人对彭德怀身上那无数个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津津乐道,对他卓越的军事才能、娴熟的指挥艺术、高超的用兵智慧如数家珍,但对他的治军思路、用兵策略、决胜秘诀并不了解,至少是知之不多。

我对彭德怀的好奇由来已久。上世纪九十年代,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以细读《彭德怀自述》之后,我被彭德怀的忠诚、坚定、朴实和善良所感动,对他更充满了无限敬佩,萌生了为他写一点文字的想法。但是,对他这样举世闻名的战将,这位大起大落的巨人,我一直把不准该写什么,又从何起笔。因此,虽然有心创作,却并未付诸行动。

虽未动笔,却未停思考。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考:彭德怀从旧军队的一名士兵,成长为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和人民军队的出色指挥员,他这坎坷军事生涯是如何行走过来的,他克敌制胜的根本法宝和关键原因又是什么?

这个谜团激发了我深入了解彭德怀的跌宕人生特别是他戎马倥偬军旅生涯的浓厚兴趣。为此,我先后细读了数十本有关彭德怀同志生平的各类书籍,并到军事博物馆和研究机构参观,与一些从事军事研究的专业人员交流探讨,因而对彭德怀同志的军事生涯和治军思想及指挥艺术有了较全较深的理性认识。从2010年开始,我又沿着彭德怀转战的线路实地考察和感受,从平江出发,足迹遍布17个省份的30余个市州,专赴彭德怀所经停的重要地点察看和凭吊,了解当地的民俗风情和有关彭德怀的故事。在辽宁丹东,我还乘船溯游鸭绿江,近距离观察朝鲜。

随着感性认识的越来越深刻和理性思考的越来越成熟,我终于找到了彭德怀同志克敌制胜的秘诀和答案:听党指挥!

“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2013年3月11日,习近平同志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的重要讲话,明确了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次年10月31日,习近平同志在福建省古田镇出席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时再次强调:“坚持从思想上政治上建设部队,是我军建设的一条基本原则,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政治保证。过去我们是这么做的,现在也必须这么做。” 彭德怀克敌制胜的根本法宝,不正是暗合了习总书记的这些重要论断吗?

找到了这个历史答案和这种时代需求,我顿生灵感,决心马上动手,创作一部既有历史真实又能艺术表达的传记文学,来介绍和歌颂彭德怀的这种高尚政治品格和精神自觉。经过反复比选,我决定从彭德怀所经历的几个最关键、最特殊的历史事件来选材,即平江起义、井冈山保卫战、红军长征、抗战时期的国共合作、延安保卫战、抗美援朝等。在这些重大的历史事件中,融入了一些扣人心弦又耐人深思的感人故事,通过这些故事来体现彭德怀的“听党指挥”。

“永远听党指挥!”纵观彭德怀的一生,他正是始终如初地心存这一信仰、这一信念、这一信条,无论何时何地,无论面对何种困难,无论历经何种艰险,总是能够自觉坚守这一政治底线,能够自觉践行这一根本原则,自觉兑现这一神圣誓言。因为“听党指挥”,在平江起义中他“以怨报德”,不惜与曾经的恩人和上司、湘军独立五师师长周磐决裂,刀兵相见;因为“听党指挥”,在井冈山保卫战中他“以卵击石”,以微弱兵力担负起保卫井冈山的艰巨任务,掩护大部队转至外线作战;因为“听党指挥”,他大义灭亲,镇压了投敌叛变的义子郭炳生;因为“听党指挥”,长征途中他“以下犯上”,拂席怒斥张国焘的分裂图谋,誓死保卫党中央;因为“听党指挥”,他“认贼作兄”,为报国恨而弃家仇,与昔日的仇人握手言和,共同抗日;因为“听党指挥”,他“毛遂自贬”,不计名利得失,由我军的副总指挥屈尊担任西北战场总指挥,率领区区二万人马与十多倍于己方的国民党悍匪转战西北;因为“听党指挥”,他“抗命不遵”,以“对党忠诚就要对党负责”的态度,及时表达军委指示的不同意见,确保了西北战局的转危为安;因为“听党指挥”,他老当益壮,年过半百犹临危受命,功勋卓著仍领兵援朝……这一个个生动的故事有机组合和前后照映,立体展示了一位身经百战的常胜将军之神武风采,完美浇铸了一尊叱咤风云、傲立天地的战神雕像。在作品中,我设计了石三斤这个人物作为始终追随在彭德怀身边的一个角色,通过他来把彭德怀的高尚精神更加具象地呈现,使彭德怀的高大形象更加丰满。经过历时两年的艰辛创作,纪实文学《听党指挥》(又名《绝对忠诚》)终于面世。

本文地址:http://www.cnyude.com/guoji/20190512/2440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